您现在的位置:中山离异交友群 > 园丁风采 > 名师工作室 > 平雨合 > 正文内容

北京守护历史文化遗产金名片(人民眼·传承城市文脉)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20-04-01 浏览次数:

  
 

   别看这些年北京文研所的考古风生水起,考古队员们忙得风风火火,曾几何时,他们也有过清闲的时光。 “以前我们总说,工作表现好才能去考古工地,表现不好没机会。

  
 

   ”白岩笑言。

  
 

   一边是考古人员发掘机会不多,另一边则是一度令人担忧的地下文物保护境况。

  
 

   文物保护法规定,进行大型基本建设工程,建设单位应当事先报请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文物行政部门组织从事考古发掘的单位在工程范围内有可能埋藏文物的地方进行考古调查、勘探。

  
 

   由于法律条文中用的是“应当”而不是“必须”,且未明确相关程序,曾有很多建设单位在立项和施工前不向文物部门报请就开工。

  
 

   “一旦施工中发现文物,建设单位主动报告则意味着要自己掏钱勘探,同时还要为耽误的工期买单;如果遇到重大发现需要原址保护,还得改规划。 ”白岩介绍,“如此花钱找麻烦的事,建设单位往往难有主动性。

  
 

   ”即使开展了勘探,经费也是难题。 虽然当时的法律规定,凡因进行基本建设和生产建设需要的考古调查、勘探、发掘,所需费用由建设单位列入工程预算,但在现实中文物部门往往只能自行垫付经费,完工后还得追着开发商要。

  
 

   有一次,一家企业在大兴区施工时发现30多座唐代墓葬。 勘探完成,文物部门上门收取费用,企业负责人一口拒绝。 法律落地遇到实际困难,在大规模城市建设过程中,地下文物遭破坏的事件时有发生。 2007年9月,北京文物部门接到举报,在建的北京西客站南广场地下车库发现一座古墓。

  
 

   等考古人员赶到现场,墓室已被刨开,棺板椁木散落在地,只留下一盒墓志——墓主人是明万历皇帝的舅舅、中军都督府左都督李文贵。

  
 

   经公安机关调查,施工队一名挖掘机手发现了古墓,一看下面有宝贝又给埋上了,晚上就带人哄抢了墓里的文物,后因分赃不均被举报。 警方介入后,只追回一条残缺玉带,其他文物则不知去向。 “如果施工前先行考古勘探和发掘,文物被盗抢的事件或许就不会发生了。 ”文物工作者呼吁加强建章立制,同时加强执法监督,“要动土,先考古”。 在时任北京市文物局政策法规处处长高小龙印象中,2010年4月开始,到位于槐柏树街的北京市政府法制办公室开会成了常态。

  
 

   “会上争论得很激烈,谁都想说服对方。

  
 

   ”各方争论的焦点在于法律规定中的大型基本建设工程,到底多大是“大型”?有些地方以投资额的多少来界定,有些地方以工程性质来界定,有些则以占地面积来界定,标准不一。 “外省区市规定3万至5万平方米,但北京不一样,面积越小越好。 作为千年古都,北京的地下世界是一个聚宝盆,有时一个不起眼的工程就能挖出宝贝。

  
 

   ”高小龙坚持。 “考古队就那么点人,干得过来吗?”有人质疑。 “老城一锹土都不能动,动土就要勘探。 一提到北京,大多数人想到的是长城、故宫、天坛等地上文物,地下文物的价值同样不容忽视。

  
 

   ”北京文研所原所长宋大川直言。 2005年,西城区一项工程在实施暖气沟改造时,发现一些瓷片,这块当时被当成“碎玻璃”坑的区域,后经专家认定,展开抢救性发掘。 结果,出土120多万片瓷片,年代从唐末到明中期,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窑口最多的瓷片考古发现。 5万平方米,3万平方米,2万平方米,1万平方米……经过一次次碰撞,最终达成了共识:旧城之内建设项目总用地面积1万平方米以上,旧城之外建设项目总用地面积2万平方米以上,应当进行考古调查、勘探。 这最终写入《北京市地下文物保护管理办法》。 这部2014年3月1日开始施行的专项规章,还规定符合条件的土地项目,由考古发掘单位出具是否具备入市交易条件的意见,相关意见作为土地入市交易的依据之一。

  
 

   这样在土地招拍挂之前或项目动工之前,考古工作已先期完成,所需经费纳入土地上市成本。 “专项立法将地下文物保护推进了一大步。

  
 

   ”高小龙评价道。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